高层换血门店优化 瑞幸的新开始?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8日
       北京造假丑闻爆发40天后, 曾经冲线下线开店的瑞幸咖啡(纳斯达克股票代码:LK)发生了一系列新变化。
        对于瑞幸咖啡今年将在北京关闭80家门店的消息, 5月15日, 瑞幸咖啡相关人士回应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称, 受疫情等相关因素影响, 瑞幸咖啡确实是 进行正常的商店。 优化、“关转”业绩不佳或覆盖重叠的门店, 并持续开新店。 三天前, 瑞幸咖啡的管理层上演了一场更为重要的新旧交替。 除了公司创始人兼CEO钱治亚、COO刘健被董事会解聘外,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也退出了提名与治理委员会。 In addition, acting CEO Guo Jinyi and other new management have also been elected. 其中, 新任董事吴刚和曹文宝都是2018-2019年加入瑞幸的“新面孔”。 这一系列的变化, 对于深陷造假风波的瑞幸咖啡来说, 或许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。 很多人大概没有想到, 瑞幸创始人钱治亚被解职了。 公开资料显示, 在创立瑞幸之前,

钱治亚曾担任神州优车COO, 是神州部负责人、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旁边的能人。 5月14日, 知情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证实, 钱治亚和刘健不再是瑞幸的员工, 目前没有新的职位。 同时, 瑞幸咖啡新管理层到位。 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 代理CEO郭金毅是瑞幸咖啡的联合创始人。 吴刚和曹文宝都是职业经理人, 都不是神州系的。 新旧交替背后, 瑞幸咖啡正在接受调查。 瑞幸咖啡CEO办公室也在5月12日发布的内部信中表示, 公司将继续全力配合相关调查。 一个问题是, 接受调查的高管可以离职吗? 北京代代律师事务所主任戴国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, 法律并没有规定被调查公司的高管不得辞职, 但即使辞职也不能推卸责任。 违反忠诚勤勉义务, 导致企业破产的,

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其他责任。 4月2日, 瑞幸向美国证监会提供的文件显示, 将成立由独立第三方调查机构组成的特别委员会, 对2019财年财务数据进行内部调查。 除了内部调查, 瑞幸面临的另一波调查来自市场监管总局。 此前, 在瑞幸咖啡总部外也发现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相关车辆。 据了解, 瑞幸咖啡注册地厦门证监局也已受境外投资机构委托了解情况。 但这并不是外界所说的证监会行使“长臂管辖”。 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, 瑞幸咖啡在美国上市时, 证监会无权对其进行处罚。 陆正耀反映, 不仅钱治亚离开, 陆正耀也退出了瑞幸咖啡的提名和治理委员会。据悉, 这也是独立委员会的阶段性调查结果。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,

陆正耀“今天一定要精神饱满”的说法一度引发争议。 事后, 陆正耀也在朋友圈发了反映,

称公司这两年跑得太快, 出了很多问题, 现在跌得很厉害。
        他当时还表示, 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如何, 他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。 上述知情人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 陆正耀不参与瑞幸咖啡的具体运营, 主要负责战略和资本。 投资者沟通。”对于实际控制神州租车、神州优车、瑞幸咖啡三家上市公司的陆正耀来说, 面对的不仅仅是瑞幸咖啡的投资者。4月17日, 神州优车在第二次询价回复中表示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函称, 受瑞幸咖啡事件的负面影响,

金融机构和供应商出现挤兑迹象, 受瑞幸造假影响,

神州租车股价暴跌逾70 4月3日, 创历史新低1.2港元。根据神州优车2019年中报, 其质押的神州租车股份账面价值为38.9亿元, 为此神州优车转让其持有的神州租车17.11%的股份。 4月分两批转让给华平旗下Amber Gem Holdings Limited(以下简称Amber Gem), 4月下旬, 神州优车还宣布拟转让H股39.25%股权 易北幸福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受让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, 预计总转让对价2.5亿元。 但需要一提的是, 相比陆正耀退出瑞幸咖啡治理委员会, 喜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是瑞幸咖啡薪酬委员会的三位成员之一, 而大政资本创始人李辉则是 公司治理委员会成员。 优化店铺的​​目标是尽快盈利。 在 40 多天的欺诈行为中, 瑞幸咖啡被定为 4.39 美元。 另一方面, 瑞幸咖啡的门店照常营业。 瑞幸咖啡回应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称, 疫情发生后, 瑞幸在全国90%以上的门店已复工, 一切正常。 值得一提的是, 疫情期间, 瑞幸咖啡面临的房租、员工工资等硬成本不小。 瑞幸咖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也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 瑞幸咖啡目前有2万多个岗位, 工资正常发放, 去年的年终奖也兑现了。 瑞幸咖啡此前曾进行过密集融资。 2018年7月, 瑞幸咖啡开启A轮融资。 截止2019年4月, 完成B+轮融资, 瑞幸咖啡三轮融资共计5.5亿美元。 2019年5月, 瑞幸咖啡通过上市融资5.61亿美元。 2020年1月, 瑞幸咖啡还通过增发及发行可转债共募集资金8.65亿美元元。 看来, 疫情的爆发并没有影响到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。 5月15日, 国外调研公司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, 截至5月12日的第二季度, 瑞幸咖啡在中国平均每天新开10家新店, 门店总数达到6912家。 关于门店数量, 瑞幸咖啡告诉记者, 上市公司的相关数据无法透露。 截至2019年底, 瑞幸咖啡官网的直营门店数量仍为4507家, 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钱治亚设定的2019年开4500家门店的目标。 不过, 瑞幸关于门店“关停运营”的表态, 意味着变化正在发生。 据了解, 今年瑞幸咖啡的开业步伐将放缓。 “不会有那么大的扩张, 主要是提升现有门店的运营效率, 尽快实现盈利。”知情人士表示。 他表示, 瑞幸将继续在包括CBD在内的学校、医院等人流量大的区域开设新店, 对效率低下的门店进行优化。
        据记者了解, 小鹿茶的门店已停止加盟。 无人售货机的瑞士高性价比项目不再推广, 自动零售咖啡机仍在正常安装。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, 瑞幸咖啡门店策略的调整在意料之中, 而且是正确的。
        面对欺诈风波甚至退市风险, 尽快实现正现金流和盈利, 无疑是向外界证明自己的最佳方式。